南方的蘑菇

可以叫我阿南~,是条咸鱼,但还是想成为温柔的人
三日鹤,bsd,mafumafu,铃木拡树,荒牧庆彦

鹤丸国永bmoe应援文

与历史有出入,ooc警告

我真的不会写历史梗(流下不学无术的泪水)

但是通过查资料了解了鹤鹤很多事大概是收获吧

 

啊嘞……我不是在睡觉吗,那……这里是梦境吗?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看着眼前具有平安时代特色的街道,人们有说有笑地穿着平安时代的服饰在街道上走着,一切就如同自己记忆里的那般。

在梦里的话,哪怕见一下原主也没关系吧。

鹤丸这么想着,转身走向五条宅……

 

即使知道这是梦境,鹤丸在看到五条国永时还是忍不住哽咽了一下,面前的人正专心致志地锻着刀,站立在一旁的三条宗近时不时指点两句,五条也会稍稍分神回应老师几句。

将刀刃取出,浸入冷凝水中冷却过后寒光乍现,其成品让三条都惊叹了一声。

“成功了呢,小切先(注1)”

“啊,真是太好了,终于成功了。”

五条如同看待孩子般注视着刚出世的刀刃,随后取下刀刃开始最后的铭切。

“是鹤啊,真是美好的寓意呢。”三条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刀拵,被刀拵上的字吸引了目光。(注2)

“老师,我想把这把刀命名为鹤丸国永,可以吗。”五条把刀收回到刀鞘里,带着期待看着三条宗近。

“这是你锻出来的刀,名字自然由你来取。”

没想到能够目睹自己被锻造的过程,即使是鹤丸也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过去的记忆有些零散,但看到五条的眼神鹤丸还是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原来自己是被爱着的,怀着爱而诞生的。

虽然知道没有人能够感应到自己,鹤丸国永还是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刀匠的脸,刀匠并没有因为触摸而将目光分散到鹤丸所在的角度。

这就够了,鹤丸想。

眨眼的功夫眼前的景象就变了模样,目之所及都是尸体,本体被拿在安达泰盛手中,不断挥舞着。

弘安八年11月,御内人笔头平赖纲率幕府军急袭安达氏,安达一族和许多参加骚动的御家人都被消灭。

是霜月骚动……

鹤丸看着安达斩杀一个又一个幕府兵,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最后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

突然陷入黑暗让鹤丸有些慌张,还好不久之后就感受到了微弱的光线。

“北条大人,找到了!”

好吵……

陷入昏迷前鹤丸还在想着眼前的脸大概是贞时吧。

“恳请神刀保佑我的小孙子平安出生。”

“拜托了让我有钱吧。”

“我想知道我的姻缘在何处。”

是谁……在说话……

鹤丸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正在参拜的人,老人、男人、女人都有,再环顾四周,这分明是神社的装饰。

啊是了,我曾在神社待过,这里应该是藤森神社了吧。

至于他怎么到了伏见,却是实在想不起来的事。

“我不是什么神刀啊,不应该拜我啊。”

鹤丸低下头,他知道,这些人看不到他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梦里的时间无法与平常相比,鹤丸通过日出日落来计算时间,本体放在供奉台上,一席竹帘挡住了前来祈求的人们。

 

“啊已经到晚上了吗,真是无聊啊。”

鹤丸无法控制梦境,这段时间梦境没有变化,他只能随遇而安,这几天(按照梦境的时间)他一直盘腿坐着冥想,说白了就是睡觉。

这次一不小心睡到了晚上,鹤丸寻思着他没准能赶上懒癌明石了。

“我来取那把刀了,此事不可声张啊。”

话音未落门就被打开了,来人的脸鹤丸还记得——本阿弥光温之弟光的。

原来自己在神社已经待了这么久了,那接下来就是去伊达家了。

梦境如鹤丸所料,下一个场景就是伊达家。

可惜他来到伊达家的时候烛台切已经离开了,不然或许还能看看他的本体,鹤丸摸了摸自己下巴,看着伊达现在的当家赞叹着他的美。

又是一眨眼的工夫,眼前的人变成了明治天皇,此时的鹤丸已然成为了皇室御物。

看着被安置在刀架上的自己,鹤丸国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刀存在的意义,本来就是上战场用于实战的,但是早在元鬼年间自己就不再应用于实战,转而成为了观赏品。

陪葬,流转多地,居无定所……人们用这些词来评价御物鹤丸国永,却忘了它是一把刀,生来用于实战的刀,这被赞美的刀上一次出鞘杀敌是什么时候,大概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所以他很感谢审神者能够用灵力赋予他人形,让他能够再次上阵杀敌。

 

 

“鹤先生,鹤先生起床了,早上了哟。”

哎?好像是光坊的声音……

鹤丸国永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随着烛台切拉开窗帘他又再度把眼睛紧闭。

“早上好!”幛子门外传来太鼓钟贞宗的声音。

“还是一如既往的元气满满啊小贞他……”被吵醒后的鹤丸声音有些沙哑,他抬手盖住眼睛挡住阳光。

“我就先去做饭了鹤先生,啊小伽罗早啊~”烛台切拉开门,意外地看到大俱利伽罗经过门口,看样子他是晨练刚回来。

“没打算和你们混熟……”意料之中的冷淡问候呢……

 

“大家早啊~”鹤丸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在拐角处看到了粟田口家的孩子们。

“鹤丸先生早上好!”

“哈哈哈哈哈,大家真是有精神呢。”不远处的走廊里三日月正在和莺丸喝茶,

“是啊,大包平看到这样的景象也会笑的吧。”

 

“阿鲁基早上好啊,今天的近侍是我哦,我会努力给你带来惊吓的,哈哈哈。”

 

 

 

注1小切先:刀锋的一种,鹤丸国永的刃先细、小、尖,叫小切先,是平安时代后期镰仓时代初期专有的日本刀刃先。现在保存下来的小刃先日本刀不多,鹤丸国永算是代表性的一把。【资料出处:新浪博客】

注2刀拵:一说鹤丸名字的来源是因为他刀拵上有鹤纹,但是后来刀拵下落不明无法被证实,游戏立绘中的是兵具拵,但是兵具拵是在镰仓时代才有的,而鹤丸国永诞生于比其早了100多年的平安时代,所以那个让鹤丸得到名字的刀拵不是兵具拵。【资料出处:新浪博客】


【三日鹤/ABO】那就爱吧(番外1)

鹤丸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典型的西装三件套,为了表示严肃他特意打了黑色的领结。

电梯停在了指定的层数,鹤丸在侍者的引导下就坐,并且埋头理了理自己毫无褶皱的西装下摆。

这个举动让已经等待许久的主人很是不满,对面的人抱着双臂斜睨鹤丸。

“你好,我是齐藤雅美。”简单的一句话却暴露了女人的气场——对待情敌的气场。

“你好,我是五条的鹤丸国永。”别看鹤丸还是个学生,好歹也是跟着五条见过世面的人,对于齐藤雅美这种小角色自然没在怕的。

一句话亮明自己身份后果不其然看到齐藤的气场弱了一些,看着他的眼神除了仇恨还有不甘与示弱。

齐藤家在国外有分公司,早几个月还和五条有过合作,有了这层关系这位大小姐自然不能多为难鹤丸。

“虽然这很过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离开三日月。”

鹤丸听了之后露出略带讽刺的微笑,齐藤看在五条的面子上不能为难他,反过来鹤丸也不能和这位情敌撕破脸,两边都是商人,生意上的事有时候就是比感情重。

“我是不会离开他的,劝齐藤小姐早点放弃这个念头吧。”

意料之中的答案并没有让眼前的大小姐失态,这让鹤丸多少有些惊讶。

“嘛,三日月不喜欢我这是事实,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待在他身边可没有什么好处。”

说完齐藤举起自己的酒杯向鹤丸示意,良好的教养告诉他不能拒绝,于是他也拿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头也不回地走出餐厅。

 

走出餐厅后鹤丸立马感到不对劲,下腹不断传来炙热让他有些抬头的趋势,腺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散发信息素。

该死那女人给他玩阴的,鹤丸咒骂了一声转头进了卫生间。

刚关上隔间的门就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听上去不止一两人,大概是能打群架的程度。

“哇那个Omega很好闻啊,让我先吧,哼哼。”

很好,现在和他一墙之隔的是一群Alpha,从这淫秽的语气来看应该是要来轮他。

鹤丸再次感叹了女人的可怕后掏出手机给三日月发了个信息告诉他现在自己的位置,输入的过程中被外面的人开门的动静吓得一不小心手机脱手,也不知道发出去了没有。

暴力开门的声响和振动离他越来越近,鹤丸绝望地坐在坐便器上看着自己下半身支起的小帐篷,感觉自己这回是真的栽了。

“不知道各位在找些什么呢?”

鹤丸发誓要不是他现在被那些Alpha混乱的信息素弄得要吐出来了他一定冲出去狠狠抱住三日月亲一顿,然而事实是他现在在Alpha的气息和酒里的催情剂的折磨下即将高潮。

三日月全面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来掩盖劣质的Alpha的气味,熟悉的薄荷的味道让鹤丸保持住了清醒,也让那群Alpha胆怯地后退了几分。

Alpha争夺Omega多数是用信息素打架,Alpha彼此可以通过对方的信息素来确认对手的危险程度和实力,这场仗无疑是三日月赢了,那些人悻悻地退出卫生间。

鹤丸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三日月心里大喊不妙打开了隔间的门,看到的画面让他差点失控。

腾讯文档再爱我一次吧

三日月把裤子重新穿上,做的时候他的衬衣没脱,好在只是弄脏了下摆,穿上被遗忘许久的外套后看不出异常。

他弯腰,嘴唇靠近鹤丸耳边,热气呼出让才冷静没多久的鹤丸脸上又浮现了红晕。

“你先在这里乖乖呆着,我去外面给你准备套衣服。”

因为离腺体的距离很近,他可以闻到鹤丸身上淡淡的薄荷气味,自己的Omega染上了自己的气味,这个认知取悦了三日月,他心情颇好地走出卫生间。

 

换好衣服后鹤丸是被三日月搀扶着走出的门,到现在他的大腿根还在颤抖,两股间的疼痛更是无法忽视。

“三日月宗近你个混蛋,啊嘶!”

“好好好我混蛋,那鹤啊,什么时候和我爸妈吃顿饭商量一下婚事吧?”


为了应援写了鹤鹤的历史梗,是真的苦手,查资料两小时码字五分钟(气哭
还是擅长脆皮鸭文学
洗澡的时候突然有了灵感写了个番外2,手机打字我jio得我要腱鞘炎,番外1是辆车,最近有亲戚来住我不太敢开(怂的一匹
最后还是决定不补脑洞了,番外大概就这两个
最近要打工又有的忙了

b萌刀乱应援

占tag抱歉
作为写手加了个应援群,写历史梗什么的,有些理解之前全职太太一天只睡四小时了
这段时间也请各位多多努力,争取让每位刀刀都有好成绩哈

同人文的真相

是这样了没错,不过我倒是不会受bgm影响……哀嚎自己不会画画这种事每次码字都会做(orz

蔷薇的花园:

真相了,尤其是第三条往后的每一句都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这儿主要是堆放历史同人/欧美的账号,所以谨慎关注啊!我有点被吓到了QAQ】


【三日鹤/ABO】那就爱吧(六)完结

“鹤!你在干什么。”

三日月回到家就看到鹤丸在卧室里收拾行李,赶紧抓住他疯狂塞衣服的手。

“啊……我,在你这里打扰了这么久,也是时候离开了。”鹤丸强忍着,但是被抓住的手还是不停的颤抖,这样明显的举动怎么会逃脱三日月的眼睛。

“到底怎么了?”三日月强硬的掰过鹤丸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

“我是做错了什么吗,你这么想离开。”三日月好看的眼睛注视着鹤丸的脸,用手指轻抚他的眼睛。

鹤丸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现在肯定眼睛通红,但是他不想向三日月认输,强忍着委屈挥开三日月的手。

“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喜欢上你,不应该回日本打搅你,让你分心!”少年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眼泪在一瞬决堤。

“怎么办……三日月,即使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还是好喜欢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要停止一样,双手挣扎着攥紧胸口的衣服,弯下腰。

三日月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把抱住鹤丸,被抱着的人不由得愣在他怀里。

“终于……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鹤。”

三日月此时的声音格外温柔,温柔到鹤丸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但是你没有分化,我们之间年龄相差那么多,你以后要回去继承五条……我有很多顾虑,所以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心情说给你听。”三日月的语气带着几分抱歉,安抚性的揉着鹤丸的后脑。

鹤丸感受着三日月的温度,心里的委屈逐渐平复了下来,转而被喜悦给替代。

啊……原来三日月也有着同样的心情,真的,太好了……

“如果听了我这些话,鹤能够回心转意的话,那就请你继续爱着我吧,我也会,比以前更加、更加的爱你,所以请不要离开我。”三日月说到最后语气里藏着卑微,胆怯,还有一丝哭腔。

鹤丸被他的爱意戳中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伸出手,仿佛回应般地抱着三日月的背。

这个人的肩膀,是可以依靠一辈子的呀。

 

“所以,那女人是怎么回事。”鹤丸盘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三日月给他充当靠枕,他手里还抱着个小枕头。

“啊,那是我们公司合作人的女儿。”

“哼……”鹤丸一想到今天下午看到的情景就一阵气,别过头以一个气音表达自己的不满,随后好像觉得不够一般把嘴噘得老高。

三日月对此没说什么,低头凑过去亲了一口,等鹤丸为此炸毛了就赶紧伸手顺毛。

“呵呵,鹤刚刚的语气好像吃醋啊,和小媳妇一样。”三日月眯着眼开口调戏。

偏偏某位小媳妇很吃这一套,脸憋得通红也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好把脸埋在抱枕里。

“鹤不用想太多,我会一直钟情你一个人的,只是因为工作才没办法推脱,并不会对那位大小姐有其他的想法。”三日月说到这把鹤丸搂得更紧了些,他把下巴磕在鹤丸脑袋上,用鼻尖嗅着鹤丸发丝的味道。

鹤丸也轻松的靠着三日月,后背感受着三日月的心跳。

“我知道哦……三日月,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吧。”两个人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味道让人心安,鹤丸就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下睡着了。

“当然啊,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鹤。”

半天没等到回应的三日月低头看了看正睡得毫无防备的某人,无奈的笑了笑,认命地将他拦腰抱起,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把他安放到床上。

替鹤丸盖好被子后他轻轻地在鹤丸额头上印下浅浅一吻,“晚安,宝贝。”

随后放轻脚步走出卧室,正准备关门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轻轻的“晚安”,轻到仿佛尘埃落地,音量比刚出生小猫的呢喃还要低上几分。

但三日月还是牢牢抓住了这个声音,转过头看了看睡在床上的人,白发少年睡得深沉,缓缓的呼吸声打在三日月的心里传来暖意。

他不去计较那声音到底是幻听还是鹤丸的梦中呢喃,带着轻柔的笑意转身关上门退出卧室。

 

从客房的衣柜里搬出一床被子扔到沙发上,即使两人已经确认了关系还是改变不了一人是Omega一人是Alpha的事实,喜欢的人睡在自己身边这种情况他还真对自己的坚定意志表示怀疑,于是三日月决定在这里将就一晚。

沙发粗糙的质感让他有些难以安睡,倒不如说和鹤丸交往这件事让他激动的睡不着觉,反正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索性就这样保持清醒好好考虑一下自己与鹤丸的未来吧。

三日月这么想着,起身给自己泡了杯清茶,捧着杯子看着窗外的夜景。

也差不多把结婚提上日程了吧……啊不对,鹤还是学生呢,那就先订婚吧……嗯得先和五条先生他们吃个饭从长计议呢,说起来很久没见了会不会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总裁大人越想越多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同意结婚的希望渺茫……

另一位主人公则在与三日月一墙之隔的房间里睡得超级嗨,任凭风吹雨打也叫不醒那种。

这样两个完全不相同的人啊,即使现在内心很迷茫,也应该能够互相扶持,在日后创造出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幸福的吧……

所以啊,喜欢就大胆的说出来吧,说出来了的话,就爱吧。

——————————————————

会有番外

例行求评论

坐等更新这种bp发言我并不想要……

可以的话给我一些能感受到力量的话语吧!

哪怕加油什么的 也可以啊

【三日鹤/ABO】那就爱吧(五)

初见:三日月(15)鹤丸(5)

分离:三日月(20)鹤丸(10)

重见:三日月(27)鹤丸(17)

差10岁就对了总之!!!

--------------------------------------------------------------------------

微石青注意!!太累了这次就没有分场合……


阳光透过窗帘照到鹤丸脸上,随后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坐起身的时候腰上的刺痛提醒着他昨晚的放肆,他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身边没有人,床头的闹钟显示现在已经九点多了,但鹤丸觉得比起迟到更让他头疼的是日后怎么和三日月相处。

简单洗漱后鹤丸在客厅看到了三日月留下的便签,“已经帮你在学校那边请过假了,今天还是好好休息吧。”

鹤丸盯着便签发呆,上面的签名是拿签字笔写的,冰冷的好像这张小小的便签是多少万的文件。

不去理会便签下面三日月放着的几家饭店的外卖电话,鹤丸拿着便签打开电视,开屏就是他现在并不想见到的脸。

新闻的标题是“年轻有为的三日月总裁的专访”,主持人目不斜视的盯着三日月,镜头也一直追着三日月的脸,完美的脸被放大到电视屏幕上,较低的曝光率让他眼里的月牙清晰了不少,不了解的人或许以为这是哪位刚出道的偶像。

三日月的脸真的很漂亮,这点鹤丸承认,毕竟很久以前自己就是被他的脸给迷惑了。

“三日月总裁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呢,没准连未婚妻都有了?”采访将近尾声主持人才暴露了这次采访的真实目的。

三日月很少直面媒体,这次的专访电视台可是花了大价钱,不挖到点独家花边可就亏大发了,毕竟关注别人私生活的人数比关注财政的人多了去了。

“哈哈哈哈哈,我还是个单身汉呢,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妻呢。”三日月面对镜头安然的发出标志性的笑。

“哎?不会吧,真的连喜欢的人都没有吗?”主持人故作惊讶,用手捂住张开的嘴巴。

“是真的,结婚人选要考虑很多,不是单纯的喜欢就可以在一起的。”

鹤丸很想撕掉屏幕上笑的完美的脸,转身将便签揉成团丢进垃圾桶。

自己到底喜欢三日月哪里,鹤丸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他知道他是三条的总裁,还是个强大的Alpha,日后政治联姻的概率远远高过自由恋爱。

或许很难想象像三日月这样自我的人会乖乖接受家里的安排娶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但正是因为他的自我,才成为了联姻的重要因素。

三日月不会在意是谁和他在一起,和谁结婚他都是一样的坦然,他对所有人笑,暖意却很少触及眼底。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做完才不标记自己……

是的,即使是昨晚那么激烈的战况,三日月还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明明鹤丸都已经打开生殖腔了,最后时刻他还是退了出来,没有标记鹤丸。

有的时候鹤丸觉得他从来没有被三日月在乎过,他看不透三日月。

鹤丸不在乎身份,他是五条家继承人这个事实会一直不变,严格来说他也算半个总裁;而且他现在分化成Omega了,亚性别上也符合三日月的身份;政治联姻算什么,鹤丸觉得只要能和三日月在一起他把五条家送给他都在接受范围之内。

但他害怕自由恋爱,政治联姻的话只要母亲和三条夫人提一句他们俩的婚礼能在一个星期内风光大办。但如果三日月真的爱上了其他人……鹤丸觉得他就玩完了,想到这里他自暴自弃的撤掉力气倒在沙发上。

三日月……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鹤丸玩着自己的刘海发呆,怔怔地盯着天花板。

 

“卡——”

三日月的直播采访终于结束了,他松了一口气。

录像室有点热,他把西装脱下扔给身后的助理,从口袋拿出手机开屏。

没有鹤丸的消息……三日月盯着屏幕迟疑了一下,点开联系人找到鹤丸的号码想打个电话给他,但一直没有按下通话键。

三日月叹了口气,随后关掉手机放入口袋。

“总裁,下午要和齐藤家的千金共进下午茶,然后晚上还有会……”助理接过外套顺便提了句接下来的行程却被三日月打断。

“我晚上有事,那个会议让小狐去吧。”他很担心鹤丸的心情,可以的话他想现在就回家。但是齐藤家是三条很重要的合作伙伴,这下午茶三日月是不能放人家女儿鸽子的。

权衡之后三日月还是给鹤丸发了条短信问他吃过午饭了没有,但这条信息仿佛石沉大海一般直到三日月做完手头上的工作准备离开公司去赴约都没有收到回应。

 

“只要告诉他就可以了吗?”鹤丸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耳机里是青江呵呵的笑声。

“你们两个本来就是门当户对又一起成长了一段时间,没准三日月对你也有同样的感情,一直不说出口的话是不会得到回应的。”

“我倒是觉得三日月对我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在他心里我大概只是一个弟弟罢了。”鹤丸低头看着脚边的小石子,用脚尖轻轻踢了一下,眼神随着石子滚动的混迹看去。

“正是因为你不清楚他的想法才更应该去表白啊,好好说明自己的心意,遭到拒绝又怎样,就以现在的状态面对三日月你真的甘心吗?”青江继续诱引。

“那好吧!我……去试试看吧,我也不想一直这么停滞不前,应该是去争取的时间了吧。”鹤丸觉得打电话给青江简直是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了,不得不说青江的开导让他想明白了很多。

他终于能正视自己的心意,不再逃避了。

我要向三日月表白!

这个想法让鹤丸的眼瞳亮了不少,耀眼的好像阳光要溢出来一样。

于是他调转方向往三日月公司去。

 

这边青江挂断电话,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人。

“现在你开心了吧,自己弟兄要被表白了。”

“该高兴的是三日月啊,他喜欢了鹤丸这么久,却碍于种种不敢开口。”石切丸搂着青江肩膀。

“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鹤丸,嘛,为了消除三日月对我的偏见耍些手段也是可以的吧,对吧老师?”青江用下巴枕着石切丸的肩膀,伸手回抱他。

“青江,这次你立大功了呢。另外不要在家里叫我老师……”

“那么……有什么奖励吗?”

 

鹤丸在三条公司附近的一个街区看到了三日月——一间高档的咖啡厅,对面坐着美丽大方的女性。

很好,他现在也不需要想什么表白了,他已经炸了。

温柔的女性叫来侍应生让俊朗的男士点单,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情侣,离他们较远的一桌的两个女生正在悄声讨论他们是否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端来咖啡的侍应生额外递了一枝玫瑰给三日月,男主人公十分自然的带着微笑接过花放在女士面前。这一举动让那两个小女生发出不小的惊呼,随后开始感叹着好浪漫啊。身为主角的两人仿佛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一般只是惬意地喝着自己的饮品,时不时聊上两句。

大概只有鹤丸觉得这样的温馨场面很扎眼,不知名的女性看着三日月的眼中带着爱意,三日月的眼睛里有他一直渴望的温柔。

他开始嫉妒了,却又觉得好笑,他在笑自己——原来三日月不标记自己是因为早就有了心上人啊……

他想到了早上的直播,当时的自己听到三日月说自己是单身汉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希望,但是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天真,他输得彻底。

他承认自己吃醋了,可笑的是他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鹤丸苦笑着看着两人,终于下定决心转身离开。

 

“三日月,怎么了吗?”女士奇怪他的呆滞不由得发问。

“没什么……”三日月看着落地玻璃,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慌。

“阿拉没关系的,这个工程一直是我哥哥在负责……”齐藤雅美继续刚才的话题。

“抱歉……我得走了。”三日月拒绝的干脆,起身拿起外套向门口走去,丝毫没有理会身后雅美的疑问。

他有预感……家里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

没错爷爷翻车了

上一条动态麻烦看一下。。。要点文。。。

我再试一次!!!是四的车

我真的没脾气了

有谁会比较靠谱的链接的话也请教我!

word转html没办法变成网址!!

气到秃

因为喜欢,所以不想放弃,想试着相信自己,尝试不被打败
消沉了一周,很抱歉传播了负能量
感谢关怀,我们暑假见

【三日鹤/ABO】那就爱吧(四)

新手司机不想说话并甩给你们一个外链

https://shimo.im/docs/UmBmq8HxICocSGPC

真的很破的一辆车!!

我会努力改进车技的(流下了不学无术的泪水)

这个链接和评论里的挂掉了!
在首页找有车字的图!